Share成功戒癮分享

珍惜自己,也是愛家人的一種方式

2021/12/26
周宜賢

從小,我就不知道什麼是孤單。

出身於一個富裕的家庭,又是家裡最小的孩子,出生以來,我就不愁吃穿而且很受寵愛。就讀小學的時候,同學們知道我是有錢人家的孩子,在校成績又好,經常引來許多羨慕跟忌妒的眼光。

所謂的「校園霸凌事件」,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跟著發生──我,被同學勒索了。為了以惡制惡,國中一年級,我開始結黨壯大聲勢,召集一群會打架的人當朋友。自此不但沒有人敢找麻煩,我還成了地方上的頭號人物,心情不好見人就打,氣焰越來越囂張。

我是在舞廳第一次接觸到毒品,起初不知道怎麼使用,吐得很慘。我很不服氣,心想,像我這種人怎麼可能不知道如何吸毒?秉持著拜師學藝的精神,我還特地開車去找藥頭,請對方一步一步示範教學,長達十年的荒唐吸毒生涯,也就此揭開序幕。

真的是荒唐!

所有吸毒的人都一樣,自以為比毒品厲害,可以想吸就吸、想停就停。但太多血淋淋的例子證明了,沒有一個人能真正拼得過毒品,因為「毒癮」就像是一個無止盡的黑洞,總有一天會將人吞沒,換來一身枯骨。

不誇張,我就曾經因為吸毒吸到膀胱系統崩壞,不得不包尿布。那是第七年的時候,毒品引發了間質性膀胱炎,我的如廁次數開始從正常人的每天十次,逐漸增加到二十次、五十次、一百次,甚至是兩百多次,膀胱的尿容量只剩下3 C.C.。自此,上廁所變成是我最痛苦的一件事,因為排出來的已經不只是血尿,而是血。

我氣得開車去找藥頭,質問對方,「為什麼我會吸毒吸到膀胱壞掉?」沒想到藥頭的回答更妙,說是因為吸得不夠多,必須加重劑量,還要我改吸另一種毒品,情況就會改善。

這些聽來荒謬的說詞,當時的我卻照信也照做了。而這也就是成癮者的悲哀,命都快沒了,心裡想的還是毒品,甚至還癡心妄想希望來個「以毒攻毒」,為自己的瘋狂行徑開脫。

後來錢花光了,我便開始偷拐搶騙。毒品厲害的地方是會讓人喪心病狂,不斷做出錯誤決定,甚至罔顧親情。為了找錢,我曾經回家翻箱倒櫃,找出一枚阿公過世前留給我的金戒指,那是阿公對我的愛,看到那枚戒指我忍不住哭了十分鐘,但擦乾眼淚之後,心一橫,還是把金戒指拿去當掉,先求滿足當下的毒癮。

我甚至將毒手伸入到校園。一開始先用免費毒品控制國中生跟高中生,上癮後,換成他們要跟我買毒,我還要求他們到每個班級去找一位同學販毒,一起把市場做大。沒多久,我們那邊所有學校就都在我的勢力範圍之下,毒品與黑道滲透到校園深處,受到殘害的學生不計其數。

這就是人性吧!常常都是不到黃河心不死。好幾次我都戒毒失敗,直到某天因為吸食過量,開車撞上大卡車,造成腳部骨折、關節也整個粉碎掉。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聽到父母正跟醫生討論病要截掉哪一節骨頭,我才整個人嚇醒,當場嚎啕大哭。

那時,我才真正清醒,並且下定決心在住院和復健期間一定要戒毒成功,不只為了自己的身體,也為了親愛的家人。尤其是住院期間,父親因為我的事情操勞到中風,住進同一家醫院後,每天拄著拐杖一跛一跛地來看我,再怎麼沒有良心的人,都不可能不為這一幕動容。

出院後為了遠離誘惑,我脫離原有的生活圈,隻身北上來到「趕路的雁」。說出來不怕大家笑,入住時,我還包著成人紙尿布,真的就是宛如一個亟待重生的小嬰孩,嗷嗷待哺。

當時我已經脫離戒斷期的痛苦,但心中的「癮」仍舊澆不息。再加上,團體生活本來就會有很多約束,剛來時很不能適應,光是不能抽菸的這項規定就讓我很痛苦;另外還要配合團體作息時間,整天讀《聖經》、唱詩歌,也對我這個從小是道教的人來說造成很多衝擊。

熬了一段時間,好不容易等到家人來探視,原本打算跟他們一起回家。沒想到,上帝卻突然對我說話,要我繼續留下來,於是當著母親的面,我主動提出了再留半年的請求。

雖然事後常會因為某些不愉快想回家,但奇怪的是,每當半年的時間一到,明明可以一走了之,我卻又會跟家人說,「我再留半年好了!」就這樣,幾個半年加一加,轉眼間也在這裡度過好幾個年頭。而這也證明了一件事就是,「改變」兩個字用寫的很簡單,真要實際做到,還是需要時間來慢慢催化。

第三年開始,我才發現自己不一樣了。最大的改變就是,以往我總是處心積慮想要拉學生下毒海,將他們當成賺錢的工具;但如今我卻搖身一變,成為一個苦口婆心勸導學生遠離毒品的反毒講師。

身為「趕路的雁」的同工之一,我負責在幾所國中校園裡,替一些需要被關心的孩子們上課。看到他們就像看到以前的我自己,所以特別能同理這些邊緣孩子們的心情。我從不說教,而是透過遊戲跟分享的方式成為他們的朋友,偶爾也會到家裡做探訪,了解孩子們的家庭狀況。

說實話,沒有人喜歡自揭瘡疤,或是把自己過往的不堪公諸於世,除非這麼做,可以讓其他人因為感動而得到激勵跟幫助。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,透過一次次的分享,我看到很多孩子們的生命慢慢有所轉變,臉上的笑容也變多了。

原來,愛,真的可以改變一切。

回想一路走來,當初也是因為有上帝的愛、牧師師母的愛、協會弟兄們的愛,以及家人對我的愛,我才有辦法熬過那段最艱難的蛻變期。

曾經我的行為讓父母傷透了心,還在親戚朋友面前抬不起頭,如今一切都不一樣了。家人知道我在台北當廚師、當老師、當反毒宣導大使,他們都感到非常欣慰,也很替我感到驕傲。

我想,這就是成長吧!雖然從小我就不孤單,還集三千寵愛於一身,卻不懂得好好愛惜自己,才會一度吸毒吸到身體裡裡外外都幾乎崩壞。如果說我的生命故事,可以為年輕孩子們上一堂什麼樣的課,我想應該就是讓他們因此學會,真的,要好好愛自己。

永遠不要忘記,好好愛自己、扮演好自己的生命角色,其實也是愛家人的一種深刻表達,意義有時還遠勝過於千言萬語。

只要每月資助500元 就能支持一場反毒教育

只要每月資助500元 就能支持一位兒少平安長大

只要每月資助500元 就能支持一位戒癮者堅持下去